乡村旅游规划,乡村旅游策划,乡村旅游开发;中国乡村旅游咨询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热点关注 > 勇先关注 >

游客投进许愿池的硬币去了哪里

时间:2011-11-16 11:23来源:中国乡村旅游咨询网 作者:勇先创景 点击:

 

        

        豫园九曲桥下的荷花池内,水面之下密密麻麻的硬币清晰可见,俨然成了一个特色景点。近日,一幅工作人员划着船、弯下腰捡硬币的图片在网上广为流传,有人质疑起这些钱的去处,管理者是否有权随意处理?无独有偶,就在七宝古镇内,也有一处池塘,也有诸多为求吉利的游客投下的硬币,只不过最终去处和豫园不尽相同。

  地点1 豫园九曲桥

  硬币来源:游客求吉利所投去向:管理方打捞后捐给红十字会

  即便是在周二,豫园的游人也未曾减少。其中著名的景点“九曲桥”,更是必须来此走一趟、拍个照、驻足观赏一番荷花池内的金鱼。就在这座小桥的东侧,荷花池的某个角落内,吸引人的反倒是其中密密麻麻的硬币。每每见此场景,总有游客为图个吉利,将硬币投掷入水,”扑通”一声之后,双手合十许个心愿。

  久而久之,硬币积少成多。在现场,记者目睹了一名身着藏青色便装的中年男子,手持着一根长约2米的棉线,抛向水面下硬币聚集的地方,棉线的另一头是一圈椭圆状的磁铁。只见该男子轻轻晃了一圈,不少硬币随即牢牢吸在了磁铁上。一旁的游客见状,质疑起了他的身份,为此男子也不慌不忙,回答道:“我是清理垃圾的。”待吸满硬币之后,他熟练地收起长线,消失在人群之中。记者随后向豫园商城的保洁工人求证,对方表示:“他没有穿工作服,绝对不可能是清洁工。”而豫园商城的保安向记者表示,遇到此类私自拿取硬币的人,一般会在没收钱款之后将其驱赶。

  而多名游客均向记者表示,的确应该定时清理硬币,“硬币多了,就会影响环境美观。”市民王先生表示,“最好能在硬币投掷处张贴告示,告知游客钱款的去处。” 尽管游客们对硬币的去向不得而知,不过这并未影响到他们的投币热情。“扔硬币为吉利只是象征意义,怎么处置就不去管他了。”

  随后记者找到了豫园的管理方——上海豫园旅游商城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得知记者的来意之后,对方表示,这些钱的去向很明了——统统捐给了红十字会。据物业的工作人员介绍,网上流传的照片中,捡取池中硬币的人正是他们内部的保洁人员。之所以清理越积越多的硬币,物业解释原因有二:“硬币毕竟是金属的东西,常年泡在水中对水质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同时还有个头不大的小鱼因误食硬币卡死的情况出现。”因此为了避免此类情况的发生,物业决定在硬币累积到一定数量后捞出来。“其实打捞硬币的工作,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有了。”物业工作人员透露,每当数额积累到一定程度后,物业就统一将钱汇至红十字会。

  物业拿出一本专门用来记这笔账的本子,上面记录了汇款的金额、红十字会的收据等等。记者发现,最早的红十字会收据日期为2005年6月,至今已多达十多张,每次为600至800元不等。

  记者从黄浦区红十字会了解到,豫园管理处在清理池塘的时候,发现公众投下的大量硬币,之后捐给了黄浦区红十字会,而与此同时,红十字会也开具了相关的书面材料。据介绍,通常情况之下,景点所在的管理处可以处理这些公众投掷的钱币。

  地点2 七宝小池塘

  硬币来源:游客为许愿所投

  去向:管理方授权池塘清洁工处理

  在闵行区七宝古镇里,有个名叫“听钟池”的小池塘,池塘的正中心有个刻有“招财进宝”字样的许愿罐。每天总有大量的中外游客在此向池中的罐子投掷硬币,许下自己美好的愿望。然而这些人想不到,笑纳这些“许愿钱”的并不是哪路神仙,而是一个摆摊卖金鱼的老者。

  董德才,今年已73岁,和老伴两人在七宝古镇卖金鱼已过8年。凭着起早贪黑地捞钱,老董每天竟也能净赚200元。在他眼里,这笔“不义之财”只是他一天辛勤劳动后犒劳自己的“喝酒钱”。老董“捞金”,附近的商贩、保安和居民们也心知肚明。如果遇到有人疑问的目光,老董都不以为然,他说:“池塘被我承包了,既然池子里的钱没人要,那当然算我的。”

  每天上午9点,老董便会出现在古镇内,摊位虽是个不足1平方米的小木亭,但两人忙前忙后地照顾生意,通常也要到晚上10点半才能收摊,回到他们租在七宝附近的小房子里。在出摊或收摊前,老董通常都要干一件很重要的事——捞钱。“看见没?”老董指着池心的一个罐子说,“很多游客,尤其是小孩子和年轻情侣,会往罐子里丢硬币。”记者顺着手势看去,果然,池心有座高40厘米左右的白色罐子,做成一只小猪的形状,罐身用红色涂料写有“招财进宝”四个大字。罐子的底座是一个圆形的钢质托盘,上面散落了密密麻麻的硬币,分别有一角、五角和一元的币值,在水波的荡漾下,显得金闪闪银灿灿的。“不去处理一下吗?”记者问。老董摇了摇头,“现在还太少,等钱多点了,晚上再捞。”

  到了晚上8点多,天色已黑,游客散去,便是老董出动的时刻。池塘的水很浅,因此他捞钱的方式很原始——下水徒手打捞。老董有一套“捞钱工作服”,下水前,他会换上一条墨绿色皮裤子,一双齐膝的黑套鞋和一件围兜。跳进池塘后,水也不过没到膝盖的高度,他缓慢地往前趟几步,来到罐底的托盘前,弯下腰,把水里的硬币熟练地捞起来,装进袋子里。捞完了托盘上的钱,老董又把手伸进罐子,命中率高的游客不多,罐子里的收获很少。不一会儿,老董就收工上岸了,一来一回不过3分钟。

  上岸后他心满意足地笑了笑,忙不及清点起来。虽然硬币的币值比较小,但七宝古镇的客流量大,硬币数量多,数了好一会儿才算清楚,“230块。”老董说这数目属于正常范围内,“在节假日和旅游高峰期,收入会多一点,最多大概能捞到300块吧。”到了冬天,池水冰冷刺骨,但老董并不觉得冻,“穿的皮裤子很厚,保暖效果很好,而且我动作快,下水的时间很短,一点也不冷。”

  虽然做的小本买卖,但老董对自己的经济收入颇为满意,靠卖金鱼、乌龟这些小玩意儿,淡季时一天只能赚两三百,旺季一天甚至能赚到一千多。“捞上来的钱,就当‘喝酒钱’吧。”谈及这笔不小数额的外快,老董说。

  据一位保安介绍,原本七宝古镇的广场前聚集有许多摊位,每个月要向管委会支付1000元左右的管理费。三四年前,广场进行了一次大整顿,对摊位进行了清理,留下来的只有老董一家了。老董也毫不避讳地承认自己“有关系”,但留下来的条件是要负责池塘的日常维护工作。每当在客流量大时,某些游客会随手往水池里抛杂物。“喂!”老董扯响了嗓门,随后扶起一根捆绑着绿色网兜的竹竿,把漂浮在水面上的垃圾撩起来。就这样,老董在这份“兼职”岗位上一呆就是三四年。“不用交管理费已经谢天谢地了。”老董对于这份工作倍感庆幸,“如今想摆个摊并不便宜。”

  七宝古镇管委会对老董并不陌生,上至行政人员,下至保安门卫,都对老董捞钱的行为心知肚明。记者从管委会了解到,他们曾与老董签订协议,把池塘承包给他,让其负责池塘的日常维护和清洁工作,“我们允许他在池塘里养鱼,也允许他清理池塘里的硬币。至于钱的用途,我们就不过问了。”那么,谁来监管池塘事务呢?老董答不上来,管委会也含糊不清,“没有专门的部门管理池塘,全都交给他了。”对于如何处置硬币,管委会表示,“钱是游客扔下的,我们没有处分权。”

  老董在众多游客、居民和保安心中的口碑甚好。原来大家对老董的池塘维护工作大加赞赏。不少居民向记者反映,老董把池塘维护得不错,“从前这水又臭又脏,现在水绿了,而且还有活鱼。”许多热心的游客和居民看在老董年事已高,做小本生意辛苦,对他捞钱的行为表示默许。这么多年来也从未有人与老董“抢生意”。

  不过就读于上海交通大学的朱同学对老董的做法不敢苟同。朱同学在上学、放学途中不时会撞见老董捞钱的场景,“这池塘又不是他家的,难道他有权收钱吗?”白领唐小姐则认为,“硬币虽小,但象征着游客的心愿。让不知情的游客知道了,他们会怎么想?”老董对池塘的垄断令同街其他商贩心生不满。“七宝这么大的客流量,每天能捞好几百吧?碰到节假日,游客扔的都是一元一元的硬币,这钱也太好赚了!”不少店老板甚至互相打趣地说,“以后生意差了,就去池塘边蹲点捞钱吧!”

  背

  国外如何处理许愿池硬币

  记者在豫园九曲桥上偶遇了三位正在投币许愿的美国游客,他们表示,一般在美国的硬币投掷处都会有一纸明文,告诉游客们,待硬币堆积过多后,都将被送往一个名为“Children’sWish Foundation”的慈善组织。

  在国外,被丢入池中的硬币普遍被看做是一种捐赠方式,因此每个景区也会派专人定期清理其中的硬币,并把其中一部分捐赠给当地的慈善组织。

  专家观点

  关注一:管理者是否有权处置这笔钱?

  “其实我们也是做好事,这里的钱我们一分钱都不拿。”谈及被网友质疑,几名豫园商城物业的工作人员显得有些委屈。据介绍,这些被游客抛入水中的硬币由于长时间浸泡在水中,发生了化学反应,有的还很肮脏。于是在闲暇之余,物业公司的工作人员自发地清洗硬币,随后一个个地数,统计出具体的数额,也许谈不上困难,但是却着实麻烦。“这么多的零钱银行并不给换,我们只得另想办法,找到商城内的摊位,一家家地询问对方是否需要零钱,需要耗费一番周折方才能够凑齐大面额的纸币。”物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尽管投掷硬币的游客仍然络绎不绝,不过对方也坦言,这方面始终无法也没有权利禁止。“之前也出现过很多拾荒人员在此用磁铁吸硬币,我们也没办法管。”

  记者随后采访了市人大代表、市律师协会副会长厉明先生。他向记者表示,撇开管理方捡钱的行为不谈,游客在未经同意或设立好的范围内投掷硬币本身就值得思考。他认为这一动作有碍观瞻,的确增加了相关管理企业的管理难度。而到底谁有权利处置这笔钱呢?厉明认为,游客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故意将硬币抛入水中,本身就属于一种丢弃行为,而不是遗失,因此管理方也完全有这个权利去池塘中打捞起这些硬币。

  持此观点的并非厉明一个,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骏对记者说:“为了许愿投掷硬币的这个动作,就意味着放弃了该硬币的支配权,与此同时,他也并未指定转让给任何人。因此这些硬币不属于任何人,都有权处理这些硬币。”顾骏提出,拾荒人员、看池塘的老董捡拾其中的硬币也没有问题。“并非池塘内的所有东西都属于物业。能够表明这些硬币属于物业的办法只有出示相关的声明,并且提供依据。譬如一个箱子或是写有捐助对象的告示,那就等同于一个捐款箱了。”

  关注二:谁来监管物业处分钱时不私用?

  豫园商城物业将硬币捐款给红十字会,本身便是出于好意。不过也有人质疑,谁能保证这笔钱都送到红十字会呢?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其实在整个过程中,均无人会监管这笔钱,全凭自觉性。顾骏对此直截了当地表示:“这些钱的去处根本就不需要监管。”不管是企业或是个人,并非特殊的组织,又有何必要去监管呢?

(责任编辑:勇先创景)

分享到:
------分隔线----------------------------
联系方式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西区苏州街18号院长远天地大厦A1座17层
邮编:100080
电话:010-62669808
传真:010-62669808
邮箱:yongxian@bjyxcj.com
院长热线:13001201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