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旅游规划,乡村旅游策划,乡村旅游开发;乡村旅游咨询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专家沙龙 >

[杨振之]—乡村让城市更向往

时间:2011-10-04 11:27来源:中国乡村旅游咨询网 作者:勇先创景 点击:

      杨振之简介:

      杨振之,1965年4月生,重庆市人,博士,四川大学中国休闲与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旅游学院教授,旅游规划与景区管理系主任,旅游管理专业博士生导师,文 化遗产与旅游开发专业博士生导师,全国区域旅游开发研究专业委员会副会长,中国旅游地学研究会理事,四川省旅游地学研究会副秘书长。中国十大杰出策划师、 散文作家,国家旅游局5A级景区评审员。 

      研究方向为旅游策划、规划,风景区管理与目的地营销,特别专长于旅游总体策划与项目策划,善于将理论研究与实践相结合,注重从实践中提炼理论素材,在解决实际问题中提炼出能解决实际问题的理论。拥有近20年的旅游规划、策划、项目论证的经验。

      首先,我代表成都的市民们欢迎大家来到成都。我们这次景区培训班的主题就是“景区提升平台,技术交流课堂”,之前我已经多次给大家上过课,今天又在成都见 到大家,很高兴。我今天讲的题目是“乡村让城市更向往”,副标题是“乡村旅游的转型升级及乡村度假地的规划”,这是国家旅游局去年给我的研究课题。研究专 著还有十多天就可以出版了,书名为《城乡统筹与乡村旅游》。

      我在专著中提出了“原乡规划”的概念,以后的城乡发展应该走原乡规划的道路,不能在城市发展出现千城一面后,到乡村发展时也是千村一面。我认为,现在发展 乡村的同时,实际上也是在毁灭乡村的非物质文化,毁灭乡村的意境和村落。所以我今天要讲的就是乡村未来的发展与乡村旅游之间的关系,主要内容有以下几个方 面:一个是乡村旅游的发展历程,我简单勾勒一下,因为成都是乡村旅游的起源地。然后我再说乡村发展的问题,最后我会谈一谈转型升级的目标。

      首先我想勾勒一下乡村旅游发展的历程。

      这个历程第一个阶段就是起源于成都郊区,在郫县、温江、都江堰一带,时间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那个时候主要是依托乡村良好的生态环境和村落,一天消费很 低,20至30块钱,然后在农家吃一顿饭两顿饭,产品形式非常单一,那时候对成都人来说最好,十块钱打一天麻将,斗一天地主。所以很多人都批评成都,消费 这么少,乡村旅游怎么能行?但是80年代中期,政府和投资商的规划根本没建立起来,那个时候主要是依托田园风光来做的农家乐。目前在很多省市地区,很多城 市周边的乡村旅游其实还保持在第一阶段。

      第二个阶段就到了上世纪90年代后期,其代表就是你们下午要去参观的红砂村。这一时期已经开始进行统一的规划,统一的管理,农业进行了集约化和规模化的发 展。这个时候红砂村的发展,是由锦江区政府的区长亲自抓起来的,我们作为专家参与论证。当时由锦江区来投入道路和基础设施,水、电、气等的建设。这个村落 的改造由锦江区政府投入,投入以后就开始流转一部分土地。其实中国农村的土地流转是从红砂村开始的,他们从90年代的后期就开始探讨,怎么流转呢?因为这 个地方的农业产业基础主要是生产花卉,我们知道成都天气不是很好,太阳少,花卉长得也不是很好,比不上昆明。但是,红砂村就是成都的花卉基地。这个地方种 花的历史可以延续到明朝末年清朝初年,当时有几家花园叫王家花园、李家花园,是给清代宫廷做花卉培养盆景的。王家花园一直是给皇室进贡盆景,他的盆景做的 很好,所以一代一代传下来。依托这个背景当时还搞了个花卉博览会,以博览会作为一个契机做规划和开发。开发的过程中采取了几种方式:一个是对农民的村落进 行了改造,村落的改造实质上是比较失败的,它其实是对文化的破坏。从龙泉山到红砂村整个叫成都的东山,就是龙泉山脉,是客家人的聚居地,客家人占当地人口 的85%以上,以前这里大多是客家的村落。但是这些看不到了,因为在整个的规划开发过程中已经全部被毁掉。后来由于疏于论证,就完全搞成川西的民居,虽然 住的是客家人但是却没有客家文化符号了,客家文化也没有传承下来。但是在发展乡村旅游方面有很大的探索,就是统一规划、统一管理、统一营销,而且对院落进 行了统一的环境整治,村落的整治。所以农民收入也提高了。

      第二种方式就是招商引资,把一部分的村落进行土地的流转,让有些农民集中居住。对宅基地进行流转,流转出来以后进行招商引资。所以大量的园林公司和花卉公 司进去了,进去以后他们主要做园林、花卉和餐饮。但是这一部分开发商没有所有权,他们是和农民签合同或者和村委会签合同,获得了几十年的租赁权。

      第三种方式就是采取农民和投资商合股的形式,农民是保底分红。比如以前农民一亩地要收获一千斤大米,也就是差不多1000-1200块钱,这是保底的。也 就是说,开发商进来后,农民可以联合起来给开发商几十亩地,即把这几十亩地流转出来,让他们做园林做餐饮,开发商给农民每亩地1000-1200的保底, 同时,农民把土地租赁给开发商以后,获得一定的股份,可以参与分红。而有些直接拿租金,有些则是租金+分红等。

      现在对这些流转方式已经进行了一些探讨,只不过当时更像是摸着石头过河。那个时候的土地流转,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怎么合法。因为在宪法层面,我们国家农民土 地的所有制是集体所有。后来出台的物权法,解决两个问题,要么是公,要么是私,对于那些非公非私的产权所有,如农民集体土地所有制是没有办法鉴定的。按照 我们国家现在发展方向,如果在三农建设和城乡一体化建设过程中,在土地制度上不进行改革的话,很难有资本进入农村。中国农村要现代化,中国农业要形成集约 化的发展,要进行农村制度的变革,首先是土地制度变革。联产承包责任制在一定历史时期内解放了生产力,但是下一步从经济学的角度说,农村土地制度的变革是 重点。因为如果农村土地不变革,投资商进不去,经济也就难以得到发展。在十七届三中全会以前,就把成都、重庆作为土地流转改革、城乡统筹的一个试验区。而 城乡统筹这个试验区里,重庆做的不太好,基本上是成都做起来的,而成都做起来基本是从乡村旅游开始试验的,并且通过乡村旅游的发展探索出了一条道路。

       第二个阶段是从九十年代后期以后,大概98、99年到本世纪前几年。所以我们去看的红砂村,实际上就代表了第二代产品,是以统一管理、统一规划和统一营销 的方式,来实施的一个景区,而且是国家4A级景区,这就是第二个阶段。这个阶段在土地的制度方面处于一个探索阶段,所以其集约化程度很低。什么是集约化程 度呢?就是农业的现代化必须要进行集约化的经营,农业的现代化首先是产业的现代化,产业现代化就是土地要集中,要形成集约化经营的规模。如果没有走到这一 步,那就还是一家一户的刀耕火种,只不过用了现代的肥料、现代的机械。

      乡村旅游的第三阶段,是乡居和乡村度假阶段。这一阶段农业产业全面升级,也就是刚才我说的集约化建设,社会资本大量进入农村。成都已经进入到第三阶段,比 如我们在成都郊区已经做了很多点,从策划规划设计,有些上万亩,有的几十平方公里。农业产业的升级和乡村旅游的转型其实是需要我们规划公司、政府和投资商 联合起来一起做的。我们在做规划的时候有几点始终是保持不变的:第一,基本农田完全保持不变,即基本农田的性质是不变的;第二,就是在土地上进行流转,农 民要么保持特色村落,要么集中安置。首先,基本的村落形式要保持下来,之后投资商做两件事:第一,他有义务把基本农田保持下去,而且做企业化经营,他可以 自己成立一个农业公司,或者委托一家农业公司来经营管理,把不少的钱投入到农业和旅游业上面,然后投资到乡村度假地产上。房地产的土地怎么来?就是通过农 村的土地流转出来的,这样一来就实现了乡居和乡村度假。

      第三阶段的乡村旅游已经完全进入了乡村度假阶段,这在其它省是没办法实现的,因为没有政策。经过成都的试点,这个政策估计三、五年之后会在全国推广,这是 一个发展方向。所以我们在广东、浙江、山东做了很多项目,这些项目都很难做,因为缺少政策支持。从景区管理和旅游局的工作来说,下一步应该是向农村进军, 开发农业,可能是一个主流。这就是第三个阶段:乡居和乡村度假阶段。

      成都已经做了大规模的探索,特别是在灾后重建时期。第一步是统筹城乡综合改革试验区,第二步是灾后重建的联建建设,联建就是说当时农民很多房子震垮了,农 民又没钱修,国家又没有这么多资金,怎么办呢?这时就充分利用了城乡统筹的土地流转政策。川西平原上有很多林盘,很多村落,一户人家的宅基地就占了几亩 地,那么地震后他们没有钱建房子,怎么办呢?由成都市市民,还有很多上海市、北京市的市民,都跑到这个地方做乡村别墅。他们来和农民签合同,帮助农民把房 子建起来,而他自己就在宅基地上建一栋别墅,这个就叫做联建。这样土地就流转出来了,现在不少城市的人都在乡村居住,至少投资了一栋乡村别墅,这就叫联建 政策,联建政策出台以后,现在又做了优化,就是可以采取一个村、一个乡的农民集体流转。投资商来了以后,我们通过联建的政策把宅基地全部拿给投资商,他们 就做乡村别墅,所以现在我们这里投资商能够拿到几千亩甚至上万亩、甚至几十平方公里的乡村土地,就是这个政策在起作用。所以,成都的城乡统筹已经走到了全 国的前沿,可能已经超前了十年的时间。

      我刚才讲的中国农村的变革实际上是在解决了农村土地制度这个瓶颈以后来消除城乡发展二元化的问题。我给大家讲一个启示:法国的乡村旅游是怎么做的?法国的 农业在全世界是排在第一位的,它是整个欧盟最大的农业国,我们在新闻中会看到法国的农民把牛、羊赶到巴黎去堵塞交通、罢工,为什么呢?因为法国的农业是由 国家统一补贴,很多地方实行了免税政策,而且还要给农民补贴,那么政府在这个过程中大量的工作就是村落整治和规划,这些大概在一百多年以前就完成了。也就 是说我们成都和重庆现在探索的这个发展道路,这个土地流转的过程,在欧美等国家一百多年前就完成了。

      我们知道国外土地保持了很高的私有化程度,农业集约化和产业化的经营做得非常好,为旅游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大地的、景观的背景和旅游的核心吸引物。所以很多 人考察了美国、加拿大和欧洲以后,发现怎么美国和欧洲的那些乡村更像乡村。所以在成都市提出的建设世界现代田园城市时,我个人提出了一个观点:最后的发展 是城市更像城市,乡村更像乡村,我们不能把城市变成乡村,乡村变成城市,任何一个国家的发展都经过了这样一个历程。我以法国波尔多为例做个说明,去年我们 对法国的规划做了一个完整的考察,对图卢兹、普罗旺斯都做了详细的考察,考察后我们总结了很多。 (责任编辑:勇先创景)


分享到:
------分隔线----------------------------
联系方式

地址:北京 海淀 信息路15号 金融科贸大厦3层
邮编:100085
电话:010-62669808
传真:010-62669808
邮箱:yongxian@bjyxcj.com
院长热线:13001201315